航贸网

航运海事

16191篇精品文章

曹颖 徐剑华 编译

2018年06月27日 09:39:52点击数:   阿法牛AlphaBull  我有话说(人参与)

减速航行是船公司应对油价飙升的最后一招?

市场及媒体合作

请联络
13651105957

snet1998@vip.163
.com

  在5月下旬举行的航运金融上海会议(Marine Money Shanghai conference)上,来自马士基、ONE公司和东方海外的高级管理人员说,燃油账单的上涨需要转嫁到客户和消费者身上,而进一步减速航行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。


  船舶航行速度的进一步降低被称为船公司应对油价飙升的“最后一招”

  班轮航运高管呼吁供应链分担燃料成本上涨的负担,即他们称之为高达100亿美元的经济冲击。

  ON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杰瑞米·尼克松说:迅速膨胀的燃油费账单已经超越运力的供应和需求不平衡问题,成为承运商的关键问题。

  尼克松说:“我们面临的情况是,本周燃油成本比去年同期高出每吨100美元。集装箱承运商每年的燃油消耗量约为1亿吨。”

  当时,鹿特丹IFO 380燃油价格本周达到每吨443美元,布伦特原油价格徘徊在每桶80美元左右,是2014以来的最高水平。

  尼克松认为,如果继续按这个趋势,成本无法传递给最终用户,航运公司需要为100亿美元的经济打击做好准备。

  马士基航运公司大中华区总裁方雪刚表示,承运商独自承担100亿美元的成本是根本不可能的。他说,他的公司正在评估应对措施。早些时候,马士基和地中海航运形成的2M联盟宣布了燃油附加费。

  方雪刚说:“无论是通过加征紧急燃油附加费(EBS)还是提高运价,我们总得收回成本。”

  东方海外集装箱航运公司(OOCL)副财务总监迈克尔·菲兹杰拉德说,承运商必须对当前燃料价格上涨做出反应,这对行业来说并不陌生。这可能会导致航运公司进一步降低船舶航速,或与客户就分摊上涨油价的问题进行更强硬的谈判。但如果额外的经济负担压倒性地大,那么它必须通过供应链转嫁这部分负担。

  菲兹杰拉德说:“我们经常被问到的一个更大的问题是,到2020年时,我们是否能够将燃料成本转嫁给我们的客户?”

  他引用了赫伯罗特公司首席执行官罗尔夫·哈奔·詹森的话,届时,国际海事组织的限硫规定(sulphur cap)可能迫使一些承运商转向更清洁、更昂贵的燃料。由此,赫伯罗特公司每年的运营成本可能增加9亿美元。菲茨杰拉德说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这个行业没有办法消化这部分成本。

  尼克松警告说,IMO的上限开始生效就是对承运商的“重大经济冲击”。不过,他说,进一步的船舶减速航行并不是解决燃油成本问题的理想药方。

  他说,如果托运人不希望看到更漫长的运输时间,这种措施是最后的手段。此外,从技术层面来说,这将对运营效率产生进一步的影响。

  方雪刚说:“我认为不存在进一步减速的余地。航速已经很低了,因为航运公司已经进行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船舶减速航行。”

  注:本文为阿法牛公众号独家原创稿件,微信公众号平台转载请事先向阿法牛申请白名单。非微信平台转载请联系徐剑华,并注明作者和公众号来源(阿法牛AlphaBull),否则视为侵权。欢迎转发朋友圈。

咨询热线:13651105957

特别推荐
你需要货主数据吗?《中国进出口数据咨询平台(航贸物流版)》帮助你

[2016-01-26] 来源:中国航贸网(www.snet.com.cn) 

  如何全面地掌握特定区域的货主(进出口商)资源?如何判断新开航线的价值?如何分析货主(进出口商)的淡旺季以及采购周期?如何分析货主(进出口商)的采购行为,有针对性地开发潜在客户?

  中国航贸网(www.snet.com.cn)联合全国海关信息中心下属企业共同研发了《中国进出口数据咨询平台(航贸物流版)》,在这里,你能第一时间了解不同运输方式的进出口货量数据及经营企业信息。

  贸易国货量一目了然——包含中国至全球200多个国家贸易数据数据更新实时全面——30类细分行业,1225种商品,每月21日即更新上月数据;各省市进出口数据,细化至特定经济区域;覆盖25条中国进出口航线货主企业信息——快速寻找目标客户信息;追踪中国进出口航线货主企业发货规律——及时掌握货主采购规律.....

  欢迎 点此 观摩并索取试用账号!(详情请恰:13651105957)